米糖子

是个话废,非常严重的那种。
本命右晚期患者。
是个杂食动物
但是个攻受洁癖 ,可拆不可逆的那种
会写一些东西,范围很杂

【果鼠】关系改善

来个预警,cp是陆小果×贼眉鼠眼,带一点雪认

人物属于蓝弧,ooc属于我

因为编不下去了逻辑混乱进展迅速(?

能接受的话↓

陆小果从正刮着寒风的屋外用钥匙开门进来的时候贼眉鼠眼正嚼着苹果味儿的薯片在沙发上看电视,家里的暖气昨天坏掉了还没修,所以他身上还裹着毯子,有薯片渣从嘴边滑落到毯子上。
陆小果走上前将冰凉的手从贼眉鼠眼的身后伸进毯子里碰到了他的脖子,贼眉鼠眼激灵一下一脚踹了过去:“我靠陆小果你你干什么?!”
陆小果吸了吸鼻涕一脸的委屈巴巴:“暖气坏了,我找男朋友捂捂手不可以吗。”
无论是陆小果还是贼眉鼠眼,放到几年前都不会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共睡一张床的情况,毕竟他们以前可一直都是死对头,互看不顺眼经常会被拉到一块打架的那种。
而且贼眉鼠眼从那时就处于弱势。
关系改善的开始是源于一次聚餐,菠萝吹雪请的,有他们三剑客,小果叮还有贼眉鼠眼和他的三个哥哥――说是菠萝吹雪请,最后的情况却是八个人围着一盘炒土豆丝和八碗米饭干瞪眼,最后还是陆小果和乱臣贼子又出钱要了几个菜几个人坐下来来吃。他们八个人在一块吃饭是从未发生过的事,因为他们在一块基本都是在产生矛盾,完全没有过这种和谐(?)的氛围。饭吃到一半菠萝吹雪搓搓手,宣布他和认贼作父已经开始交往了。
合着我们打架的时候你们偷偷跑去约会了吗???
大概是由他们两个所领头的,其他六个人的关系也渐渐发生了改变。在那次聚餐上贼眉鼠眼惊讶的发现陆小果有着许多和他相同的爱好,比如说棒棒糖和烤鸡翅,Ο弧动画和…大富翁。
于是两人打架的次数变少了,他们选择在大富翁上战个痛。
然后因为陆小果的欧皇血统贼眉鼠眼依旧处于弱势。
共同的爱好是关系转变的开始。比如说橙留香某天惊恐的发现他们两个居然在考试前一起复习。
贼眉鼠眼是迫于哥哥们“考试再不及格就没收零食”的压力,陆小果则是表示“如果我不好好学习的话,以后就得被迫继承我老爸的苹果公司了”,贼眉鼠眼选择送他一个白眼。
告白的那天是毕业后的第一个晚上,他们八个又在一块聚餐,依然是菠萝吹雪提出来的――和第一次不同的是,这次他还多要了份西红柿鸡蛋汤和几罐啤酒,乱臣贼子说自己不喜欢啤酒就要了两瓶红酒,然后被天下无贼顺走了一瓶。毕业了就是要放纵一下,一开始那几罐啤酒喝完了,没喝够的人就会再买,本来好好的八个人到最后喝醉了都分组耍去了。
贼眉鼠眼被冷风吹得清醒了点,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陆小果来到了饭店门口看星星,陆小果歪歪斜斜地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些啥,贼眉鼠眼听着心烦就问了句你说啥?
陆小果“啊”了一声突然清醒了一下伸手搂上贼眉鼠眼肩膀,用力的吸了下鼻涕回答:我刚才说——哦,对了,我说我喜欢你来着。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贼眉鼠眼愣了一下偏过头去:算了你还是别说了。
陆小果认真地点点头:噢,我不说,我唱出来。说罢清了清嗓子就拉长调:哎——贼眉鼠眼我喜欢你嘞——喜欢你——
贼眉鼠眼本来脑子就不太清醒,这么一下感觉不回应过去就输了一样,于是也不甘示弱地喊(?):哎!陆小果我喜欢你!嘿!!
两人坐在店门口对唱,一直对唱到被全场最清醒的天下无贼和小果叮把他俩拖进小果叮的家里为止——因为离得近。所以六个不清醒的人全被拖死尸一样扔进来了。
第二天酒醒以后贼眉鼠眼第一反应就是想去揍陆小果直到失忆为止,他是喜欢陆小果没错,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昨天晚上和陆小果像俩傻子(?)一样对唱告白,正在许愿陆小果喝傻了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陆小果突然凑了过来说昨天晚上的话算不算数。
“啊?什么话啊?”
“你昨天有说你喜欢我的耶。”
“那不是喝醉了以后说的吗,有句话叫——”
“哦!我知道,是酒后吐真言吧?莫非你想耍赖吗?”
“很好陆小果,”贼眉鼠眼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了,索性“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耍赖的,对我就是喜欢你怎么?”
陆小果开心的笑:“好的,我知道啦。那可以交往吗,我昨天说的也是实话哦。”
然后,现在——
“北风卷地白草折,没有暖气身难暖...”陆小果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自己的四次元口袋中掏出印着自己脸的扇子,一边轻轻扇着(不会更冷吗×)一边闭着眼睛在那作诗。
“你干嘛老念这种无聊的诗??”
“谁让我是大陆诗人陆小果呢,而且这一点都不无聊——”
“行了行了大陆痴人,过来。”贼眉鼠眼凑上前把陆小果拉过来让他坐在沙发上,掀开毯子的一半披上陆小果的肩膀:“现在暖和了吗?”
陆小果笑着顺手环上贼眉鼠眼的腰,头搭在对方肩膀上:“现在暖和啦——~”

【贺巩】22岁

是旧物搬运(?

人物属于宁航一,欧欧西属于我

-

6岁。
冬天的风是寒冷的,一个劲的往人的骨头里钻。在这种天气下人们都不愿意离开温暖的屋子,大街上就显得空空荡荡的。
巩新宇裹紧了身上的棉服,揣着刚买来的还散发着热气的烤红薯走在回家的路上,眼睛瞟了瞟就碰巧看到了盛开着的腊梅。
“这种天气也有花吗?”小孩子的注意力是很容易被吸引的,仅仅是那样一棵普通的腊梅树也能让他忘记寒冷跑到树下看花,风吹过刮起腊梅花的花瓣发出沙沙的声音,也有几片花瓣被吹下来轻柔地落在了一个女孩子的头上...
女孩子?
巩新宇低头去看,一个抱着一堆柴火的女孩子和自己一样在看腊梅花。不同的是,女孩子身上的衣服比较单薄,加上她瘦弱的身子,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的。巩新宇凑上前去,用戴着手套的手捂住她冻的通红的脸——每次自己冷的时候,妈妈都是这样做的,巩新宇记得很清楚。女孩子看向他的时候,巩新宇开口了:
“你不冷吗?快回家吧,下次要穿多点再出来呀。”
“家里没有那么多衣服,我要再捡点柴火回去生炉子了,妈妈现在一定很冷。”女孩子回过神,不再理会巩新宇准备转身离开。
“哎,等等——”巩新宇忙掏出身上揣着的烤红薯,掰下半个递了过去:“这半送给你,可以保暖!”
“谢谢,妈妈说过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
“我的妈妈也告诉过我要助人为乐,何况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巩新宇强行把半块红薯塞到了女孩子空着的另一只手上,“你和我交朋友吧!这个红薯就当作是给新朋友的礼物好了!我的名字是巩新宇哦。”
“我的名字是贺——....”
21岁。
对巩新宇来说,这几天发生的事就像是做梦一样。旧神出现,赋予了全班超能力,而自己利用自己“概率”的超能力在澳门赌场赚了大钱,而现在,又在赌场里遇到了说想和自己合作的贺静怡,那个只能靠打杂工来补习的穷姑娘。
不,或许她马上就要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了吧。
巩新宇咬着嘴唇,贺静怡给他的这个诱惑太大了,何况自己现在完全处于被动,想拒绝都难。
“你能想象到‘金钱’和‘概率’合作,将会是怎样的一副情形吗?”
“我们合作的话,整个世界都会被我们踩在脚下。”
她是冲着我的能力来的,在我还没有失去利用价值的时候,她是绝对不会对我下手的,寻找贺静怡的庇护,也许还能够稍微避免其他超能力者的袭击。而且反过来我也可以利用她...等我赚了足够的钱以后,也可以雇个杀手干掉她...
于是巩新宇伸出手:“我答应你。”
贺静怡笑了,同样伸出手来握住了巩新宇的手:“希望你不会反悔。”
22岁。
“请问,我订的蛋糕做好了吗?”
得到肯定的回复后巩新宇叫了一个手下去蛋糕店把蛋糕取回来,而自己在贺静怡的办公室里挂了几个小气球。
没想到会发展成今天这个地步。想起贺静怡把自己领到金碧辉煌的大厦前告诉自己“从此,这个SVR公司就是我们的了”的时候,巩新宇还是会在心里暗暗佩服贺静怡的计划。
前几天贺静怡去美国商讨事务,今天是她回来的日子,也是她的生日,巩新宇就想着给她一个惊喜吧...贺静怡以前是那么贫穷,现在有钱了,巩新宇打算给她一个不一样的生日。
然而因为街上堵车,手下比预想时间晚了一段时间才把蛋糕拎回来,导致贺静怡已经回来推开办公室的门了,巩新宇还在那插蛋糕上的蜡烛。
“在这种下一秒可能就被哪个超能力者袭击的时候,你还有心情过生日啊,巩新宇。”贺静怡笑道。
巩新宇插上最后一根蜡烛,有些难堪地开口:“...看你一直心情不好就想让你开心下的。你不同意我现在就把东西撤掉——”
“我没说我不同意。”贺静怡坐下来,切下一块蛋糕,“过过生日也好。这一块是给你的。”
贺静怡也叉下一些奶油放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在嘴中蔓延,她不禁感慨道:“以前穷的时候,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吃上蛋糕,更别说是好几层的蛋糕了。”
“这次你可以吃个够了。”巩新宇上前把随蛋糕附赠的纸壳生日帽戴到贺静怡头上,却注意到贺静怡看着摇曳的烛光,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睛里泛起了泪花。
巩新宇一下子就慌了,准备去找纸巾的时候贺静怡已经伸手擦掉了眼泪,摆摆手让巩新宇坐下来继续吃:“刚才想起了一些往事,不用在意。”
是想起他妈妈了吧...和贺静怡合作的这段时间以来,巩新宇一直没有听到贺静怡提到过她的母亲。再加上贺静怡说过是仇恨改变了她,巩新宇心里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贺静怡也真是个可怜的人呢...
“虽然不知道你以前发生了什么,但是被人伤害的滋味一定很不好受。”巩新宇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别担心,我是不会背叛你的,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的。”
贺静怡愣住了,正在巩新宇担心自己是不是戳到她的痛处惹她生气了的时候,贺静怡点点头:“谢谢你。”
之后一段时间里两人都没说话,只是埋头吃蛋糕。贺静怡撑着脸,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了:“巩新宇,你以前交过女朋友吗?”
“啊?”巩新宇愣了一下,回答道:“没有。我以前一直没注重这个,现在有了超能力,就更没时间去思考这种事情了。”
“我也没交过男朋友呢。毕竟我天天忙着打杂工,何况男生根本不会在意我这种又不好看又穷的人。”
谁说你长得不好看呀...
巩新宇装作认真吃蛋糕的样子用余光瞄着贺静怡的脸。你明明就是个可爱的女孩子——
何况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巩新宇脑海里蹦出这么一句话。这句话很熟悉,应该是我小时候说过的吧...是对谁说的来着...?
“要不,我当你女朋友吧。”
贺静怡的爆炸性发言打乱了巩新宇的思维,并被这句话吓到手上的叉子偏离轨道扎到自己脸上,蹭了一鼻子奶油。
“贺、贺静怡,你刚才说——”
“我说,我当你女朋友吧。”
贺静怡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看向巩新宇,看着巩新宇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回复的样子还是笑了出来:“噗嗤...哈哈哈哈好了不逗你了,果然是没交过女朋友的人,反应真纯情。”
“逗我的?”
“逗你的,我还不会对你感兴趣哦。”
贺静怡摊开手,看着巩新宇鼻子上的一堆奶油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着贺静怡笑得开心的样子,巩新宇也没说什么。...这样倒也不坏吧。
22岁。
贺静怡盯着面前大屏幕上的监控录像,看到在杭一队伍中的巩新宇,脸上没有呈现出任何感情。
巩新宇呀巩新宇...不过倒也是预料之中的结果呢。贺静怡叹息着摇了摇头,虽然很可惜,但是叛徒不能留。
但是对于杀掉巩新宇这件事,贺静怡第一次犹豫了。或许再给他一次机会也未尝不可...?
算了,反正我也干过这么多事了,再心狠手辣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贺静怡打开安置在86层的大屏幕,嘱咐了一句陆晋鹏,把杭一等人包括巩新宇在内,统统干掉。
22岁。
赫连柯和闻佩儿都死了,下一个就会是...!
巩新宇本能的求生欲使他不顾一切的朝着楼梯口跑去,贺静怡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
你说过不会背叛我的吧,我那时也真的信任了你。
要是你那一刻解释一下,而不是立刻逃跑,或许我还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
想想倒也是不可能的事。
贺静怡没有阻止狙击手的动作,就这样看着巩新宇中弹身亡,永远留在了属于他们的SVR公司里。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希望我们都还是普通人,希望我们的关系不再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的吧。
22岁。
巩新宇最近总是做同一个梦。
梦见班上的同学都拥有了超能力并互相厮杀,梦见自己与贺静怡合作,梦见贺静怡命令狙击手开枪射杀了自己。
这些事和之前培训中心的毕业派对上杭一讲的故事异常相似啊,难道是因为他讲的故事太有趣了?巩新宇挠了挠头发,也不想去深究这件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杭一在班上莫名其妙的拥抱全班同学后,他的运气一天天好了起来,赌博的时候还能赢几局,连那种概率较低的赌局也获胜了,实在是很不可思议啊。
说到贺静怡,好像被什么人资助了金钱,再加上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日子也渐渐好了起来。听说还有几个人对她抱有爱慕之心——
不过可惜的是,贺静怡现在已经是我的女朋友了耶。
巩新宇看了一眼手表,要到下班的时间了,拿今天赌赢的钱给贺静怡买束花好了。
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腊梅花?


还是那个表格【×

就是比上一个多(xiao)了些...但还是不全...装不下了【。


是模仿着那种连cp的表格做的果宝版?

非常的粗糙....

去年的一个all赫偏阑尾的爱丽丝paro,丢到老福特里存一下以后方便找。

因为是去年的还没完善加上欧欧西就不打tag了

-

“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红心女王。”
站在对面说出这句话的是被邓超那个无良兔子(?)一时兴起带回来的唯一的一个男性爱丽丝,而此时他正站在自己面前说着异常的话语。
“爱丽丝,如果你不想办法杀了我,可是会和我们一样被永远留在这个游戏里的。”不会是来迷惑自己的吧,陈赫脸上带着商业笑容好心提醒道。
“我明白,但是以前的世界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了,留在这里也不坏...”
陈赫脸上的笑容僵了。“爱丽丝你疯了吗,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吧。”
“你不就算是好处吗。”郑恺说着叹了口气,“我也挺可惜自己的,就这么栽在一头猪身上了。”
“你才是猪,爱丽丝。”陈赫有点炸毛,旁边的红桃骑士过来当妈哄哄自己孩子。
这不就是挺大一个好处吗。

天雷勾地火

CP如题目字面意思是圣中和地西【你等等??

人类设定,一方死亡的情况

他们四个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写得特别混乱,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圣中】
“中苏你...”
“你应该叫我主人,圣主。”
“...这种时候还...算了,主人你还能动吗?”
他们两个刚刚遭到了突然袭击,好不容易逃离了追杀找到棵树靠着歇息,现在两人身上到处都是糊了一片的血,血腥味泥土味混在一起的感觉糟糕极了。
圣主撕下自己的衣服袖子当作绷带缠在中苏的伤口处,即使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刚才那几发子弹造成的都是致命伤,就算叫救援来以他们现在所在位置的偏远程度...中苏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中苏刚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就有气无力的,都这样了还让自己叫他主人,他莫不是傻的吧。
圣主看着自己哥哥胸口的剧烈起伏,人的求生欲使他大口呼吸着。奇怪的是明明对方才是快死的那个,自己眼前反而出现了三倍速的关于中苏的回忆ppt(?),揉揉眼睛眼前又恢复成了昏昏沉沉就要闭上眼的中苏,圣主向前探了探身子一把把对方搂进怀里,亲吻着他的额头感受着他渐渐安静下来的心脏,这个平时吵吵闹闹的家伙现在就这样安静的离开了。
“再见中苏。”虽然不会有再次了。
——。

【地西】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堂的存在。”
西木靠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这么说了。
“但是说不定有地狱呢。嘿,我一会就能去验证一下了。”
地魁坐在旁边没回话,他只是看着即将要死去的自己宠爱的弟弟的侧脸,地魁觉得西木现在身体一定难受的不行,但他还是在笑,即使皱着眉脸上也挂着笑容。...这样也太难看了,为什么一定要逞强啊。
地魁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西木的眼皮渐渐搭了下去,忙抓住他的胳膊说道:“别睡,地魁给你讲故事。”这一举动倒真的使西木又睁开了眼睛,地魁稍微松了口气,开始履行他刚才说的话。...虽然并不是故事,而是一些回忆,关于西木的,关于自己的。
“别睡。”
地魁凑上去和西木接吻,然而嘴唇刚碰上不久西木突然推开了他然后开始咳嗽,咳出来的血在洁白的被子上留下了点点鲜红的痕迹,其中还混着乌黑的什么东西。地魁匆匆忙忙扶住他:“对不起,地魁不应该——”
“我...”西木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仅仅一个字,然后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把地魁的头按下来亲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秒,整个房间里地魁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西木按照原来靠在床上的姿势摆好,然后握住他的手将其抵在自己的额头上感受着他剩余的温度喃喃着:“...我不想你死。”
在这天地之间,地魁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笑容像西木一样好看的孩子了。

圣西?

圣主和西木属于原作,OOC属于我。其实我只是想写第一句

-

“歪,别的小朋友都被大姐吃啦,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呀?”
没等对面有什么反应西木小朋友(...)就挂了电话,然后坐到附近的椅子上看向窗外。
实际上波刚并没有来幼儿园吃她的晚餐,西木想让圣主过来接自己倒是真的。
由于年龄和力量的不足,西木在家里虽然比较受宠...也没有改变那些哥哥姐姐们喜欢叫他去干这干那的事实。
所以虽然能自己回去,他也想使唤一下自己最小的哥哥。
外面的雨下得真大啊,还是雷阵雨。西木以前确实有些害怕打雷闪电什么的,后来跟那个用雷电攻击敌(zhu)人(jue)命中机率低下打自己倒是特别准的哥哥呆久了以后,害怕打雷?不存在的。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在一片快要看到吐的建筑和树木中,总算是看见了圣主的身影。
圣主撑着伞,身上还穿着所谓的巫师道袍。想必他又在家里翻看着那些比砖还厚的魔法书,然后在瓶瓶罐罐的碰撞声中接到了自己的电话,因为被自己打扰而抱怨着。
但他还是来了。
圣主确实在家里研究药剂,然后因为突然被电话铃吵到导致他不小心加错了东西把墙壁炸出了一个洞。不但被雨给淋了一身还听见屋外其他恶魔在那喊着“圣主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于是马符咒跑出来立了个功。
冷静了一会后圣主想起来刚才的电话是西木要自己去幼儿园接他。虽然觉得这样是浪费时间但圣主说服自己要对西木好一点啊。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一个弟弟,何况和动不动就要自己叫他主人的中苏和整天吵嘴的芭莎比起来西木对自己也要好得多。
所以他还是去了。
现在他们共同撑着一把伞而且完美的把他们两人都包容在内。圣主说着西木的这一通电话引来了什么麻烦,西木听完了以后开始哈哈哈哈地笑,然后他被圣主拍了脑袋。
西木笑够了后转转眼珠,他们现在正好走到无人的小巷子里了,于是西木决定给这位辛苦的哥哥一点补偿。
天空恶魔张开自己黑色的翅膀——但是因为年龄还小,翅膀还没长好,飞起来有些晃晃悠悠的。
然后他在圣主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给你的补偿。”西木还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落到地面又把自己的翅膀好好收了回去。
圣主懵了一下,但很快也露出个笑容,属于恶魔的红眸微微闪着光。(?
“...如果这是补偿的话,你认为这些就够了吗,西木。”
后来西木渐渐长大了,火之恶魔和天空恶魔都有自己要去做的事,他们共同撑过的那把雨伞也不知在哪个角落里落满了尘埃。

他们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花吐症】

地魁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喉咙很不舒服,咳嗽了几下后发现手中多了几片红色花瓣。
地魁:...地魁讨厌花花草草。
刚说完这句话就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掉到地上的红色花瓣越来越多。
路过的市民圣先生:今天起床以后竟然看到地魁手里抱着一堆花瓣,过一会是不是西木会来说他喜欢上吹笛子了?
-
咒蓝发现自己患上花吐症了。
因为他在书房看书的时候注意到附近多了几片花瓣。
...定睛一看居然是莲花花瓣。
咒蓝看了想打人。

【赤花症】

西木发现自己好像对那个小女孩动了点真感情的时候,是在他离开那家古董店的晚上。
在他想着下一步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咳出花来了。
西木就去问了圣主,圣主翻了翻他的那些书,然后带着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自己,说你这是患上赤花症了啊兄弟。
西木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在他这么久的恶魔生里有什么心悦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对那个叫小玉的,古董店的家伙动真感情了。...明明自己清楚自己一开始接近她就是怀有目的的,不带情感的。
手里的花用刺眼的颜色表达着否定。
得到对方的恨意就能痊愈?那很简单啊。
于是到了第二天,他的尾巴正好在成龙他们眼皮底下冲自己扑了过来,西木也就顺势恢复了原本可怖的样子,对着对面的女孩说道:“你现在还想跟我参加舞会吗?”然后看着小玉惊恐的表情笑出声。
后来他的尾巴接上了,被送回了地狱,寄生的花朵也消失了。

恶魔们的达拉崩吧

一个欧欧西的达拉崩吧改词。...我是真的不会起名×

试图让大家都有镜头,带一点地月和中西向。

“在地狱里好无聊啊,来玩勇者斗恶龙的游戏吗。”

-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地狱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笛子 翻过最高的山(波刚友情充当)
游过最深的海洋(芭莎友情提供)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中苏友情参演)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勇者他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再来一次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是不是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对对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勇者地之恶魔 乘上最快的风(啸风友情提供)
带着大家的fafa(虽然出了城就全丢掉了) 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其实没有)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火光(圣主友情提供)
闯入一座山洞 巨龙和可怕公主
勇者拔出笛子 巨龙说“我是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再来一次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是不是丢了尾巴 地狱门在女厕所 西木”
“不对 是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于是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吹(笛子)给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然后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咬了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最后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他战胜了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救出了公主四只手的长者月之恶魔咒蓝 回到了没有阳光只有一堆岩石地狱城(顺便把巨龙拖了回去
国王听说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他打败了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就把公主四只手的长者月之恶魔咒蓝 嫁给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国王:那这条巨龙就归我了,你们走吧
勇者地魁公主咒蓝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的弟弟)有了一个儿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侄子称作德拉格 他的母亲也不清楚所以就到此为止

【明隐弗】三十题(的题目)

两年前写的东西搬运过来...首发贴吧

明隐弗属于HeHe,OOC属于我

1、都是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
2、你看,我们是同一个宿舍诶
3、“你们两个西方人也来尝尝朕那边的食物!×”
4、胜利之剑 定海神珠 恶之花
5、“你干嘛老欺负该隐啊!”
6、“怎么,有意见?”
7、“快来自己写作业啦!!”
8、该隐他最近是怎么了?
9、“我今天要打醒你!”“哈?该隐殴打同学?怎么会有那种事?”
10、不知何时建立起的羁绊
11、被赋予的使命
12、学院的守护者
13、“一切都是为了道道尔学院!”、
14、背靠背,统一战线
15、布丁 甜点 樱桃罐头
16、呆毛排列三二一
17、“然而赵公明并不高,他就是呆毛长了一点.”
18、不知何时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19、变得有些陌生?
20、突然变了性格的赵公明
21、阳光的坠落
22、终究会离开
23、不同地点却同时摸着曾经三人的合照
24、因为一个女孩又聚集在了一起
25、一个皇帝,两个爱卿
26、专属于朕的称呼哟~
27、来做朕的管家吧
28、想要永远和彼此在一起
29、呆毛是敏/感部位吗?
30、在月光下一起喝着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