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糖子

很好勾搭的话废!
本命右晚期患者。
什么CP基本都能吃
大概是个攻受洁癖
会产一些段子,范围很杂

去年的一个all赫偏阑尾的爱丽丝paro,丢到老福特里存一下以后方便找。

因为是去年的还没完善加上欧欧西就不打tag了

-

“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红心女王。”
站在对面说出这句话的是被邓超那个无良兔子(?)一时兴起带回来的唯一的一个男性爱丽丝,而此时他正站在自己面前说着异常的话语。
“爱丽丝,如果你不想办法杀了我,可是会和我们一样被永远留在这个游戏里的。”不会是来迷惑自己的吧,陈赫脸上带着商业笑容好心提醒道。
“我明白,但是以前的世界我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东西了,留在这里也不坏...”
陈赫脸上的笑容僵了。“爱丽丝你疯了吗,这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吧。”
“你不就算是好处吗。”郑恺说着叹了口气,“我也挺可惜自己的,就这么栽在一头猪身上了。”
“你才是猪,爱丽丝。”陈赫有点炸毛,旁边的红桃骑士过来当妈哄哄自己孩子。
这不就是挺大一个好处吗。

天雷勾地火

CP如题目字面意思是圣中和地西【你等等??

人类设定,一方死亡的情况

他们四个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写得特别混乱,能接受的话请继续↓

【圣中】
“中苏你...”
“你应该叫我主人,圣主。”
“...这种时候还...算了,主人你还能动吗?”
他们两个刚刚遭到了突然袭击,好不容易逃离了追杀找到棵树靠着歇息,现在两人身上到处都是糊了一片的血,血腥味泥土味混在一起的感觉糟糕极了。
圣主撕下自己的衣服袖子当作绷带缠在中苏的伤口处,即使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刚才那几发子弹造成的都是致命伤,就算叫救援来以他们现在所在位置的偏远程度...中苏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中苏刚才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就有气无力的,都这样了还让自己叫他主人,他莫不是傻的吧。
圣主看着自己哥哥胸口的剧烈起伏,人的求生欲使他大口呼吸着。奇怪的是明明对方才是快死的那个,自己眼前反而出现了三倍速的关于中苏的回忆ppt(?),揉揉眼睛眼前又恢复成了昏昏沉沉就要闭上眼的中苏,圣主向前探了探身子一把把对方搂进怀里,亲吻着他的额头感受着他渐渐安静下来的心脏,这个平时吵吵闹闹的家伙现在就这样安静的离开了。
“再见中苏。”虽然不会有再次了。
——。

【地西】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天堂的存在。”
西木靠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空这么说了。
“但是说不定有地狱呢。嘿,我一会就能去验证一下了。”
地魁坐在旁边没回话,他只是看着即将要死去的自己宠爱的弟弟的侧脸,地魁觉得西木现在身体一定难受的不行,但他还是在笑,即使皱着眉脸上也挂着笑容。...这样也太难看了,为什么一定要逞强啊。
地魁回过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西木的眼皮渐渐搭了下去,忙抓住他的胳膊说道:“别睡,地魁给你讲故事。”这一举动倒真的使西木又睁开了眼睛,地魁稍微松了口气,开始履行他刚才说的话。...虽然并不是故事,而是一些回忆,关于西木的,关于自己的。
“别睡。”
地魁凑上去和西木接吻,然而嘴唇刚碰上不久西木突然推开了他然后开始咳嗽,咳出来的血在洁白的被子上留下了点点鲜红的痕迹,其中还混着乌黑的什么东西。地魁匆匆忙忙扶住他:“对不起,地魁不应该——”
“我...”西木从喉咙里挤出一个字,仅仅一个字,然后他用自己最后的力气把地魁的头按下来亲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少秒,整个房间里地魁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西木按照原来靠在床上的姿势摆好,然后握住他的手将其抵在自己的额头上感受着他剩余的温度喃喃着:“...我不想你死。”
在这天地之间,地魁觉得自己再也找不到笑容像西木一样好看的孩子了。

圣西?

圣主和西木属于原作,OOC属于我。其实我只是想写第一句

-

“歪,别的小朋友都被大姐吃啦,你怎么还不来接我呀?”
没等对面有什么反应西木小朋友(...)就挂了电话,然后坐到附近的椅子上看向窗外。
实际上波刚并没有来幼儿园吃她的晚餐,西木想让圣主过来接自己倒是真的。
由于年龄和力量的不足,西木在家里虽然比较受宠...也没有改变那些哥哥姐姐们喜欢叫他去干这干那的事实。
所以虽然能自己回去,他也想使唤一下自己最小的哥哥。
外面的雨下得真大啊,还是雷阵雨。西木以前确实有些害怕打雷闪电什么的,后来跟那个用雷电攻击敌(zhu)人(jue)命中机率低下打自己倒是特别准的哥哥呆久了以后,害怕打雷?不存在的。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在一片快要看到吐的建筑和树木中,总算是看见了圣主的身影。
圣主撑着伞,身上还穿着所谓的巫师道袍。想必他又在家里翻看着那些比砖还厚的魔法书,然后在瓶瓶罐罐的碰撞声中接到了自己的电话,因为被自己打扰而抱怨着。
但他还是来了。
圣主确实在家里研究药剂,然后因为突然被电话铃吵到导致他不小心加错了东西把墙壁炸出了一个洞。不但被雨给淋了一身还听见屋外其他恶魔在那喊着“圣主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于是马符咒跑出来立了个功。
冷静了一会后圣主想起来刚才的电话是西木要自己去幼儿园接他。虽然觉得这样是浪费时间但圣主说服自己要对西木好一点啊。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一个弟弟,何况和动不动就要自己叫他主人的中苏和整天吵嘴的芭莎比起来西木对自己也要好得多。
所以他还是去了。
现在他们共同撑着一把伞而且完美的把他们两人都包容在内。圣主说着西木的这一通电话引来了什么麻烦,西木听完了以后开始哈哈哈哈地笑,然后他被圣主拍了脑袋。
西木笑够了后转转眼珠,他们现在正好走到无人的小巷子里了,于是西木决定给这位辛苦的哥哥一点补偿。
天空恶魔张开自己黑色的翅膀——但是因为年龄还小,翅膀还没长好,飞起来有些晃晃悠悠的。
然后他在圣主脸上吧嗒亲了一口。
“给你的补偿。”西木还是那副笑嘻嘻的表情,落到地面又把自己的翅膀好好收了回去。
圣主懵了一下,但很快也露出个笑容,属于恶魔的红眸微微闪着光。(?
“...如果这是补偿的话,你认为这些就够了吗,西木。”
后来西木渐渐长大了,火之恶魔和天空恶魔都有自己要去做的事,他们共同撑过的那把雨伞也不知在哪个角落里落满了尘埃。

他们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花吐症】

地魁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感觉喉咙很不舒服,咳嗽了几下后发现手中多了几片红色花瓣。
地魁:...地魁讨厌花花草草。
刚说完这句话就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掉到地上的红色花瓣越来越多。
路过的市民圣先生:今天起床以后竟然看到地魁手里抱着一堆花瓣,过一会是不是西木会来说他喜欢上吹笛子了?
-
咒蓝发现自己患上花吐症了。
因为他在书房看书的时候注意到附近多了几片花瓣。
...定睛一看居然是莲花花瓣。
咒蓝看了想打人。

【赤花症】

西木发现自己好像对那个小女孩动了点真感情的时候,是在他离开那家古董店的晚上。
在他想着下一步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他咳出花来了。
西木就去问了圣主,圣主翻了翻他的那些书,然后带着一种复杂的眼神看向自己,说你这是患上赤花症了啊兄弟。
西木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在他这么久的恶魔生里有什么心悦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对那个叫小玉的,古董店的家伙动真感情了。...明明自己清楚自己一开始接近她就是怀有目的的,不带情感的。
手里的花用刺眼的颜色表达着否定。
得到对方的恨意就能痊愈?那很简单啊。
于是到了第二天,他的尾巴正好在成龙他们眼皮底下冲自己扑了过来,西木也就顺势恢复了原本可怖的样子,对着对面的女孩说道:“你现在还想跟我参加舞会吗?”然后看着小玉惊恐的表情笑出声。
后来他的尾巴接上了,被送回了地狱,寄生的花朵也消失了。

恶魔们的达拉崩吧

一个欧欧西的达拉崩吧改词。...我是真的不会起名×

试图让大家都有镜头,带一点地月和中西向。

“在地狱里好无聊啊,来玩勇者斗恶龙的游戏吗。”

-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 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地狱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笛子 翻过最高的山(波刚友情充当)
游过最深的海洋(芭莎友情提供)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中苏友情参演)非常高兴 忙问他的姓名
勇者他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再来一次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是不是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对对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勇者地之恶魔 乘上最快的风(啸风友情提供)
带着大家的fafa(虽然出了城就全丢掉了) 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怪兽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
无数(其实没有)伤痕见证 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 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火光(圣主友情提供)
闯入一座山洞 巨龙和可怕公主
勇者拔出笛子 巨龙说“我是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再来一次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是不是丢了尾巴 地狱门在女厕所 西木”
“不对 是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于是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吹(笛子)给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然后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咬了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最后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他战胜了 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救出了公主四只手的长者月之恶魔咒蓝 回到了没有阳光只有一堆岩石地狱城(顺便把巨龙拖了回去
国王听说 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他打败了带智商活了很久天空恶魔西木
就把公主四只手的长者月之恶魔咒蓝 嫁给挖掘满分讨厌花草地之恶魔地魁
(国王:那这条巨龙就归我了,你们走吧
勇者地魁公主咒蓝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的弟弟)有了一个儿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侄子称作德拉格 他的母亲也不清楚所以就到此为止

【明隐弗】三十题(的题目)

两年前写的东西搬运过来...首发贴吧

明隐弗属于HeHe,OOC属于我

1、都是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
2、你看,我们是同一个宿舍诶
3、“你们两个西方人也来尝尝朕那边的食物!×”
4、胜利之剑 定海神珠 恶之花
5、“你干嘛老欺负该隐啊!”
6、“怎么,有意见?”
7、“快来自己写作业啦!!”
8、该隐他最近是怎么了?
9、“我今天要打醒你!”“哈?该隐殴打同学?怎么会有那种事?”
10、不知何时建立起的羁绊
11、被赋予的使命
12、学院的守护者
13、“一切都是为了道道尔学院!”、
14、背靠背,统一战线
15、布丁 甜点 樱桃罐头
16、呆毛排列三二一
17、“然而赵公明并不高,他就是呆毛长了一点.”
18、不知何时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
19、变得有些陌生?
20、突然变了性格的赵公明
21、阳光的坠落
22、终究会离开
23、不同地点却同时摸着曾经三人的合照
24、因为一个女孩又聚集在了一起
25、一个皇帝,两个爱卿
26、专属于朕的称呼哟~
27、来做朕的管家吧
28、想要永远和彼此在一起
29、呆毛是敏/感部位吗?
30、在月光下一起喝着酒

两个衍生出来的脑洞小段子

牛气冲天 咚咚锵×嘭恰恰

他们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01

(如果刚察觉到就点破的话。

——成功了!哥哥被灌醉了!
咚咚锵看着自己哥哥用手支撑着脸,有些迷迷糊糊的样子放心下来了,从身上掏出之前准备好的面具戴上,瞅了嘭恰恰一眼,准备蹑手蹑脚离开,却在刚要跨出大门的时候被拉住了胳膊——
“弟弟...你去哪啊?”
嘭恰恰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多年的经验使得他听到轻微的响动就会从困倦中挣脱出来,更何况自己的弟弟在身边,嘭恰恰怕弟弟会遇到什么危险。此时,他正注视着咚咚锵戴了面具后和自己印记位置相同的脸。
哥哥,完全没喝醉啊。
“哥、哥哥?!”咚咚锵一时间慌了神,躲闪着不敢与对面的人对视,“你不是醉了吗?”
嘭恰恰已经明白过来了,想必自己弟弟是想去救地牢里他所谓的那几个朋友。被自己亲弟弟背叛的感觉很不好受,嘭恰恰就直接有些恼怒地冲他喊了起来:“你连能源啫哩和水都分不清,你能灌醉我吗?!”
语毕嘭恰恰伸手就摘掉了对方脸上的面具,看着咚咚锵受了惊吓仿佛要哭出来的表情,小小自责了一下。我是不是太凶了点...说不定自己弟弟是被那些外来者蛊惑了。嘭恰恰叹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换上了较为温和的语气:
“那么,弟弟,能给哥哥说明一下你刚刚想去干什么吗?”

02

“你们给我听好了,”嘭恰恰召集了所有黄牛国的士兵,揽着咚咚锵的肩膀,挥挥手宣布:“这是我的弟弟——咚咚锵,从此以后他也是你们的大王,他命令的事你们也要听从!”
听着士兵们的“遵命”“咚咚锵大王好”咚咚锵有些慌乱,他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嘭恰恰的袖子,“哥哥,没必要这样吧...”
“没关系,你是我的弟弟,你完全可以这样。而且刚和你重逢的时候,我看你当大王当的挺开心啊?”看着咚咚锵因想起冒充自己一事有些羞愧地转过头的动作,嘭恰恰揉了揉他的头发笑得开心:“别介意以前的事了,哥哥不一定随时都在,所以以后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尽情命令士兵们就好,你有这个权利。”

(反正士兵们都分不清哪个是真正的大王,一起当算了(bu

试图安利中西(?

岁月史书那集衍生出来的脑洞...按中苏出现的时间来算如果西木没被送回去估计他就能看见西木洗澡了×

有句话叫中西文化融合...(。

中苏和西木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中苏其实挺不满的。
本来跟西木说了要去他的宫殿拜访,他知道老幺是个...用人类的话来说应该是比较绅士?当然也只是在他们八大恶魔之中而言相对绅士一点,毕竟再怎么说也是个恶魔...这一点在听了圣主那家伙说了西木从地狱门里被放出来后的事后更加确定了。
中苏听到了西木为了找回自己的尾巴对跟着成龙的那个小女孩是如何彬彬有礼去接触的。唉弟弟长大了,学会撩妹了,明明小时候说过长大要嫁给哥哥的。(什么
所以西木在自己来之前估计会洗个澡使自己整洁一些,中苏就算了算时间从自己的宫殿出发了。预计着到的时候西木大概洗澡只洗到一半,说不定还能看到出浴图什么的。
然而中苏刚来到塔顶不远处,就看到云层下面有什么光在闪着。
...熟悉的,地狱门开启的光。
再靠近一点,能够听到里面人的说话声。
得,又是成龙他们几个。中苏很不满甚至想去打一顿圣主(?),你不看好你的仆人怎么又让他们跑出来封印我们了!
目测刚刚地狱门开启被送回去的就是西木,我中苏今天就要电死你们。
(然并卵。最后还是被收服了。

【超赫】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了??

预警

就一个,特别有病的脑洞,对话流,背景是跑男第四季第十一期的天霸娃娃,第一句和最后一句是原话。

有一丢丢的晨赫?

邓超和陈赫属于他们自己,重度OOC属于我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

Angelababy:等一下,天霸跟李晨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没有眉毛。
装作震惊的邓超:什么!天霸你怎么会没有眉毛!
随口接了戏的装作悲痛的陈赫:超哥,其实这件事我隐瞒你很久了,天霸其实是我和晨哥的孩子。
无辜中枪的李晨:???
继续悲痛的陈赫:超哥你还记不记得有几次我跟你说在和晨哥吃小龙虾,其实我还在他家过了夜。
悲痛的邓超:没关系赫,这种时候我当然是选择原谅你了,就算我不是孩子的爸。
清醒过来的陈赫:好了戏已经够了老邓...
还在悲痛的邓超:我也只能希望天堂里,没有老李头了——
陈赫:......
最终陈赫选择“去吧儿子揍他”然后让天霸飞,天霸在空中一个完美的360°旋转砸在邓超脸上使沉迷戏中无法自拔的邓超清醒过来。
已经看不下去选择接受自己奶奶设定的李晨:...奶奶在这里嘛,这是遗传基因。

【超赫】一个谜一样的监禁梗

邓超陈赫属于他们自己,OOC属于我。

跑男第三季的外族人设定,结局是原结局,继承人领导群众识破外族人最后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等等】留下了两个外族人一起振兴家族的结局。

然后在那之后的事。

大致内容就是【心疼赫赫从小被排挤长大后好不容易就要成功击溃R家族结果失败失败就算了还被一个以为赫赫只是单纯想要家族财产的超哥给囚禁了太可怜了(不是你写出来的吗闭嘴×】

所以说理解产生美

...我真的觉得外族人这个设定可以玩监禁

可以接受的话请继续实际上前言好像比正文都多↓

“赫赫。”
邓超端着盘子进了房间,他听到锁链的响声。
“今天有你喜欢吃的小龙虾,我给你带了好多。”
邓超把盘子放下,蹲下来去看对面的人。
“超哥,放我出去。”陈赫一点儿也不想看他,抛下一句话就索性低下头盯着那盘小龙虾。
“...不行啊赫赫,毕竟你长大了。”邓超皱了皱眉,却很快又舒展开,戳着盘子里的小龙虾笑,“..长大了,学会谋害家族里的大家,好卷走财产...”
陈赫懒得去辩解——早知道邓超表面上说是原谅自己和姐姐然后与之一起管理家族,实际上是把自己囚禁起来的话,自己就下手狠一点了,唉。
“老实说我真的害怕了,如果再放你出去的话我怕又会重演。来赫赫,你手不太方便我帮你扒壳。”邓超自顾自说着将扒好的虾肉放到陈赫嘴边,很满足地看着陈赫用牙齿将虾肉扯进嘴里嚼了嚼咽下去。
“既然进了我们家就不要再走了啊赫赫。”
没了(。